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鐵血】Dancin' in the Ruins

衍生:鐵血的孤兒

角色:麥吉利斯、蓋里歐、艾米利亞

備註:涉及49集,1100左右短打,無CP向

大意:蓋里歐無法修好麥吉利斯。


Dancin' in the Ruins


  麥吉利斯喜歡收集各式各樣的東西,無論外觀、實用性、價值或者壞掉與否,所以鮑德溫兄妹都喜歡參觀他的房間,那就像是一場未知世界的冒險。

  「麥奇、麥奇,這個是什麼?」艾米利亞踮起腳尖看著桌上的東西問到。

  「那是留聲機喔,艾米利亞。以前的人會將名為唱片的圓盤型物品放到中間這個凹槽,再將唱針放上,就會有音樂從喇叭傳出來。」

  蓋里歐慣性地捻了捻自己的頭髮,「這個留聲機已經很老了吧…….是厄祭戰...

【鐵血】それから

衍生:鐵血的孤兒

角色:麥吉利斯、蓋里歐、艾米利亞、朱麗塔

備註:50後的故事,無CP,鮑德溫兄妹中心

大意:麥吉利斯沒有墓碑,所以艾米利亞不知道要去哪裡為他獻花。


それから


  在因麥吉利斯而起的革命以主謀身亡收場後,末日號角由碎片逐一拼回一個完整的板塊,萊斯達爾.艾里昂幾乎是接手了麥吉利斯的意志,但以世界更能接受的方式在光明磊落處游移。

  法里德翁將麥吉利斯從家族中除名,鮑德溫家也撤回婚約。沒有人為麥吉利斯建墓碑,因為不知道墓碑究竟要刻上誰家的性,又該寫什麼樣的墓銘誌。他成了沒有姓氏的人。誰也沒有提及葬禮,也無人說明屍首去向。她向死過一次的兄長尋求答案...

【鐵血/麥吉利斯中心】關於他的一些事

關於麥吉利斯。

200-300小短打。


  麥吉利斯著迷於火星。

  他時常在艦航駛過的時候站在透明的走道上望著那顆火紅的星球。那裡一無所有,貧脊,髒亂,但有著最原始的力量,在底下蓬勃蓄力。儘管麥吉利斯喜歡火星,他卻不曾親自踏上那片土地,僅僅是待在乾淨明媚的航艦中由遠處眺望。蓋里歐問起為什麼時,麥吉利斯只是笑笑地呼攏過去。他要怎麼回答,一旦踏上那片荒原,他覺得自己卑劣的部分就會頓形無所。他不願讓人看到那樣的自己。

  在那片荒原中,麥吉利斯會深刻感受到,即使握有再大的力量,也難以與命運抗衡。

  他朝著荒蕪走去。


  麥吉利斯倚著牆,藏在陰影處聽著歐格...

排球雜談-2

關於經營一個隊伍,說實在的,在不斷地討過程中,它讓我逐漸疲憊。

我們當然都追求更好,但說到底,那些「好」所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

今天的隊聚中,我們談論了很多,關於過去的練球環境是如何困苦、關於最近的請假率如何之高、關於節奏、關於團結。我們討論自己的不足和可以改進的地方,甚至還寫了類似時空膠囊的小紙條,約定在大中杯之後打開檢視自己。

可是沒有人提及那些離開的人。

我知道現實很磨人,它會讓你失去曾經的熱情和嚮往。那些東西困在心底像把雙面刃,不斷刮著自己和夢想,最後你只能妥協。

有個朋友說過,說不出口得常常需要很多很多的契機才能夠解決,並不是逼人什麼都要說出來,可是會希望不要什麼事都往心裡...

排球雜談-1


這是寒訓第一天結束後的手。


從以前就很喜歡運動漫畫,覺得裡面的熱血與拚勁真是好哇,那種認真掙扎、在輸贏間落淚歡笑的情緒,每一次都很確實的傳到胸口。理解到沒有哪一次的挫折光榮可以複製,誰都是獨一無二的。

曾經很喜歡排球少年(以下稱之小排球)。但自從自己真的開始打起排球後反而不太看了,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年,還是有點懵懂突然這麼抗拒的原因到底是什麼。現在想想,或許就是因為忽地領悟,漫畫往往都是理想化的現實。當美好化的事情與殘破的真相相互碰撞時,好比拿石頭敲雞蛋,我碎得一蹋糊塗,連腦漿都不要了。開始發現真實中的你不可能像翔陽跳得那樣高、無法學會像大王那樣的殺人發球、沒有辦法做到像影山一樣完美...

【弱虫/真波山岳】尋而不得(的意義)

--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藍色大門》)


  在這個當騎車就是我們全部的歲月裡,真波忍不住想,當我們長大後不騎車後,我們還會剩下什麼呢?之所以一直能以稱霸全國為目標是因為他們擁有一支優秀的團隊,但可能並不是每個人都想(或是能,真波難過地想)成為職業選手,若是之後沒有要往這條路前進,那麼花費的這三年甚至更多在公路車道上奔馳的時間到底算什麼呢?

  真波很迷茫。他不知道這是否值得。

  他確實喜歡公路車,爬坡的快感,有時甚至壓迫,都讓他有活著的感覺。活著,這比什麼都重要。他也喜歡成為第一個登上山頂的人,將那片景色與榮耀第一個收進眼底;攻頂,多麼具挑戰性的詞,沒有人可以妨礙他...

  林彥良身邊不乏喜歡排球的人,但他不是那樣的。

  或許是因為真的能夠明白那些喜歡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就像壽喜燒湯底愛烏龍麵一樣愛排球,所以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那樣喜歡。

  他不喜歡在戶外場被太陽曬得發昏的感覺,汗濕透了他的衣服,全部都黏在身上,脖子甚至可以摸到鹽巴粒。他寧可待在室內吹冷氣打線上遊戲,這才是他的生活模式才對,他不懂為什麼要如此折磨自己。學弟也說過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會運動的人,聽到的當下心底一陣古怪,彷彿有誰把他辛勤堆起來的積木塔推倒了,他只是更加確信自己和運動的合不來。

  每當他站上球場,無論是網子對面的敵手或是自己的隊友,他都小心戒懼。失了一分是不是就會被對方看破自...

高中的時候我非常孤僻,與班上同學找不到一個共同的話題。

那時我一下課就跑圖書館,椅子下的空間拿來堆疊小說,頻率高到連我不在位上同學都能立刻答道:不是去廁所就是去圖書館了。

那時我在周記簿裡寫:我覺得自己跟整個世界脫節。

老師只回,是世界與你脫節。

---

一次午休結束的鐘剛響,某科的小老師要求每排最後一位同學站起來往前收考卷。我起身,由於剛睡醒一切都還迷迷糊糊,所有東西都還處於混沌,我的世界還沒有那麼尖銳清晰。

我慢慢的向前收,一個一個低聲詢問考卷。

一位我向來都不喜歡的同學說,對不起,我還沒寫完,慢點再收我的好嗎?

好,我說。聲音因為午休感覺鈍鈍的、低低的,意識還在夢裡。只是...

【弱虫/東真】夢

*硬要東真(

*發現自己太混來更篇文,好久沒寫他們了。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沒有東真的tag


---  


  你夢見你和社團裡的學弟成為一對情侶。

  你們做著情侶會做的事,一起吃飯、牽手、親吻、擁抱。和他走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你還記得夢中牽著他的手的感觸:男孩子獨有的骨感大掌,長期用來按壓調節器的手指頂端有薄薄的繭,輕輕搔弄的話,那隻手會在你掌中不安分的扭著,笑著說,東堂前輩請住手,很癢的。他的笑聲像透過樹蔭的陽光,大把大把地灑到你身上。

  你只覺得有頃刻間像貧血般暈眩。

  想接吻時他會眨巴著細長的睫毛,以小扇撲流螢貌搧呀搧。知道自己的優點在哪,然後善加利用已達到目的。雖然...

「你願意做二傳嗎?」

小明眼睛望向在對碰的大家,語氣有待保留的問我。

頭頂太陽好大,汗水沿著脖子流進衣領底下,就算已經邁入十月尾聲,也沒有任何冬天的感覺。

「為了避免今天這種狀況再出現,」他向安安的地方點了點稍作示意,「我們討論還需要一名二傳,當然這要看你願不願意啦。雖然你的球感不是那麼好,肢體協調也還需要加強,可是你的態度很認真。我和隊長都贊成,與其找一位球感好但態度輕浮的人,我們都寧可找肯努力練習態度認真的人。我們覺得你很適合。你很認真。」

腦袋裡像是有煙火炸開,紅的綠的紫的在腦神經上粗暴的跳躍。

我順著小明的視線望去。正中午不只我們在練球,好多系隊也都在,大家兩兩動球,在空...

關於失眠和豪斯的一些事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 is nothing more than an illusion. It’s like a poor actor who struts and worries for his hour 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never heard from again.

Life is a story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noise and emotional disturbance but devoid of meaning.
-Shakespeare/Macbeth

/

這段話有種對House...

我想試著獨立。

嘗試自己最大的潛力,不再需要有人的陪伴或是懦弱畏縮的個性

所以在八月排了好多事

參加營隊、排了打工、暑訓、宿服組、宿營也自願入活動股,試試不同於以往只在幕後支援的人,我試著站到舞台上,然後發現事情全都撞在一起了。

我消息不靈通、我忙得焦頭爛額。

我想我還需要努力讓自己學會handle所有事。

累。

【EVA】夢的解析

*EVA/薰嗣


    當薰說想到真嗣的房間和他一起睡時,真嗣沒有推開也沒有抗拒,只是跟他說:那麼晚上務必睡得很沉很沉喔,沉得像你是一甕好酒裡最底部的酒糟。因為「惡意」每晚都會來。

/


    「惡意」是一隻一晚就會掉一嘴牙的小怪獸,真嗣說。
    早上起來都會在床邊的矮櫃上看到一包小布袋,上面還用白色緞帶打了個可愛的蝴蝶結,裡面是「惡意」尖尖小小的牙齒。
   ...

【弱虫/真東】片段-1

「這個數字是會傳承下去的喔,經由我,藉由你。」

東堂手中拿著號碼布對真波說道,「你懂得他的意義嗎?」

「數字真的這麼重要嗎,東堂前輩?」他提出質疑,「如果沒有這麼沉重的包袱駝在肩上不是能更自在、更快速的騎行嗎?有意義的生命都化為一連串無基質的號碼,騎的當下還要充滿恐懼地數著身後還有數字幾跟幾跟幾,不知道自己還是不是最前面的個位數,這樣的過程究竟是要我們從中理解什麼?恐懼嗎?絕望嗎?敗北嗎?數字不能代表你付出的努力,頂多只能告訴你運氣,這跟扔骰子是同個道理,難道不是這樣嗎?」

對方的咄咄逼問到最後只剩哽咽,委屈和懊悔卡在喉間,如千根刺般扎著。吞不進去也吐不出來。

鮮豔的紅色在眼底閃動,抹...

【弱虫】幸運之人

 *IH2 真波和手嶋的little talk

*不是CP


--------

「真波,你是個幸運的人呢。」

「為什麼這樣說呢,手嶋前輩?」

「為什麼?」手嶋睜大眼看著他反問,不管流進水晶體的鹽分如何刺痛他的眼睛,一如過去及現在當下的種種怎麼割劃自認為的努力。再不贏一次我都要放棄了啊,每次在比完練習賽喘氣的空檔不只一次這樣想,但他現在仍穩穩地騎在公路車上,帶著偶爾會失去初衷的想法前進著。

「因為你有著才能啊,讓你像鳥一樣的飛翔,這難道不是很幸運的事嗎?」

「手嶋前輩認為才能很重要嗎?」

「唉呀,這就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吧?」手嶋撇了撇嘴,「你...

【生日賀】5/29 真波山岳

之前在P網上看過類似的構圖,印象很深刻,所以也想要畫這麼一雙翅膀送給真波。

翅膀的形狀和人的手有那麼點相似。我想表達的是,他的翅膀實際上就是眾人對他的支持和鼓勵,讓他得以在山林裡無憂的奔馳。老師曾說過真波山岳是一個被大家愛著的角色,看到時我整個眼眶都紅了,沒誇張。能被愛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能出生而有愛上某件事物的能力又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真波有時在我眼裡看來與其說對公路車和山坡有著狂熱的愛,不如說是因為透過兩者感受到生之喜悅,才因此更加迷戀。對一個從小和醫院做鄰居(身上的消毒水味如影隨形,真波對那味道的熟悉度比對LOOK還熟悉)的小孩而言,能夠感受到「我正活著」比什麼都重要。生命是一...

很不安定的安定


臉很黑的審神者如我都會超疼愛一開始拿到的刀....

小狐丸!求你來我家QQ

你和他.020

►原創

►R18/BL

►一切以''你''和''他''稱呼


請移駕至此

http://www.lofter.com/blog/nothinghere222

排球雜談-0

現在看到排球相關的一切心底就一陣疼,小排球更是沒再繼續看下去了(雖說在開始打係排前早就沒再追了),這麼說實在很矯情又不合邏輯的無理,但被迫面對自己實在不適合打排球這點,讓我每次都覺得天上掉下來的不是排球,是我的自尊心/自信心。沒接好就掉在場上碎個滿地。

我是個好面子的人,這樣好面子的我總要求自己盡可能得在別人面前展現最強韌最完好的一面,但這次我去挑戰自己不擅長的事,可能多多少少有點被身邊的小夥伴落下了、逼急了的感覺,一個不甘寂寞的人就這樣裏糊塗得打起排球。原先的不順我說服是剛開始的緣故,之後的點跛實在無法再這樣遊說自己了。每次犯了一點小錯都覺得自己對不起天下人,全操場的照明燈都聚焦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