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生日賀】5/29 真波山岳

之前在P網上看過類似的構圖,印象很深刻,所以也想要畫這麼一雙翅膀送給真波。

翅膀的形狀和人的手有那麼點相似。我想表達的是,他的翅膀實際上就是眾人對他的支持和鼓勵,讓他得以在山林裡無憂的奔馳。老師曾說過真波山岳是一個被大家愛著的角色,看到時我整個眼眶都紅了,沒誇張。能被愛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能出生而有愛上某件事物的能力又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真波有時在我眼裡看來與其說對公路車和山坡有著狂熱的愛,不如說是因為透過兩者感受到生之喜悅,才因此更加迷戀。對一個從小和醫院做鄰居(身上的消毒水味如影隨形,真波對那味道的熟悉度比對LOOK還熟悉)的小孩而言,能夠感受到「我正活著」比什麼都重要。生命是一切的契機。

我認為小野田和東堂是他公路車競賽中最重要的兩個角色。

小野田就不多說了,他和真波是最佳敵手,同時也是最佳好友的關係,激發出雙方更多更多潛在的能量。

東堂則是似父親的角色,也是在繼承賽中唯一沒被後輩贏過去的人。東堂的存在有其必要性,真波最為不成熟的地方在於一但他畫圓自限,便很難跨出那條界線。東堂的效用便是引導,告訴他自由的飛,作為爬坡手象徵性的指標,他在真波心目中或許是永遠的山神吧。

在原作中對真波山岳的父親最初設定是為登山家,但很諷刺的是死於山難。真波在還未出生之時,便被賦予了延續所愛之物的名字,繼承了父親對山溫柔的心,因此才會有「不能對在山裡遇困的人放著不管」(第一次遇見小野田)這樣的台詞。真波對山的情感不知道究竟是發自內心亦或是受名字裡的意志所影響。他對勝利的執著除了感受生命外,對他來說,沒有第一個到達山頂是否就像父親的遭遇呢(無法抵達山頂)。他接受一切,卻不知道該拿自己這份矛盾的心怎麼辦。

以上皆為我流解釋(爆

另一外雖然沒畫但很想講的角色是手嶋,他對真波的影響可能不亞於一顆原子彈。身為天才的真波可能很難理解平庸之輩(手嶋輕哂,我一寒)那種忌妒羨慕無能為力的複雜感情,而手嶋讓他看到最為有趣的東西,努力。兩腿斷掉也要與他並駕齊驅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宣告:不要小看平凡人啊,菁英!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真波掉鍊時他居然停了下來等他重新追上,何種選手擁有如此胸襟!手嶋追求的「平等」除了「人人能力上的平等」外,或許也包含了「比賽的平等」吧,他不願被說「是因為對手掉鍊你才有辦法拿下山岳獎的」他想證明自己的實力,證明平凡人的努力。

我有想過,在鍊子接上,騎過轉角的那一剎那,真波是不是看見了世界上最耀眼的風景。

比起IH1前的真波,我更喜歡賽後的他。受過挫折的人才有所成長。

生日快樂,真波山岳,謝謝你出生在這世上!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