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幸運之人

 *IH2 真波和手嶋的little talk

*不是CP

 

 

--------

「真波,你是個幸運的人呢。」

「為什麼這樣說呢,手嶋前輩?」

「為什麼?」手嶋睜大眼看著他反問,不管流進水晶體的鹽分如何刺痛他的眼睛,一如過去及現在當下的種種怎麼割劃自認為的努力。再不贏一次我都要放棄了啊,每次在比完練習賽喘氣的空檔不只一次這樣想,但他現在仍穩穩地騎在公路車上,帶著偶爾會失去初衷的想法前進著。

「因為你有著才能啊,讓你像鳥一樣的飛翔,這難道不是很幸運的事嗎?」

「手嶋前輩認為才能很重要嗎?」

「唉呀,這就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吧?」手嶋撇了撇嘴,「你不知道菁英與平凡人之間的差距吧?」那可是馬里亞海溝喔?他戲謔地說。

「可是也有光靠才能沒辦法做到的事吧?例如像手嶋前輩這樣緊咬不放的事。

你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於終點呢?不就是想要看看第一個到達山巒之巔的風景嗎﹗不就是想要那張屬於榮耀的紅色號碼牌別再自己腰間嗎﹗不就只是,超級喜歡公路車的嗎﹗」「這些就與才能無關了,想要第一個到達山頂靠的是意志力、想要超越別人靠的是努力。不管我數次打擊你的信心、展現我們之間的差距你都不曾退縮,甚至是鍊子掉了的修復時間,你明明可以繼續往前跑,但你卻停下來了。」真波喘了口氣,看著通常是對方長篇大論的人征愣地望著他。「你能做到不是隨便一個誰都能做到的事,這不是很了不起嗎。」陽光把真波的笑容曬得太過刺眼,手嶋覺得自己正面對一塊不會融化的奶油,而且還稱讚他是片好吐司。「永遠不要小看你自己,手嶋前輩。」

他們順著下坡慢慢地騎,很慢很慢地騎,慢到手嶋都懷疑他們是否有在前進,是不是旁邊的布景有人在往後拉,而他們其實還停留在原地。然後一聲低笑打破了漫長的騎行,像是暗號一般,風又開始重新流動,吹亂他蓬鬆的頭髮,灌入他的領口。真波的輕笑在風中顯得格外不真實。

「笑什麼呢?終於把山岳獎贏回來了很是開心?」

「手嶋前輩不要這麼小心眼嘛~只是覺得能夠騎上公路車真是太好了。」

遇到會在前方引導我教我自由騎行的人、遇到擁有無限可能無限驚喜的人、遇到對終點的執著以生死來衡量的人、最後,更是遇到了沒有翅膀卻也能飛翔的人。

「這樣的我真的是個幸運之人呢。」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