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真東】片段-1

「這個數字是會傳承下去的喔,經由我,藉由你。」

東堂手中拿著號碼布對真波說道,「你懂得他的意義嗎?」

「數字真的這麼重要嗎,東堂前輩?」他提出質疑,「如果沒有這麼沉重的包袱駝在肩上不是能更自在、更快速的騎行嗎?有意義的生命都化為一連串無基質的號碼,騎的當下還要充滿恐懼地數著身後還有數字幾跟幾跟幾,不知道自己還是不是最前面的個位數,這樣的過程究竟是要我們從中理解什麼?恐懼嗎?絕望嗎?敗北嗎?數字不能代表你付出的努力,頂多只能告訴你運氣,這跟扔骰子是同個道理,難道不是這樣嗎?」

對方的咄咄逼問到最後只剩哽咽,委屈和懊悔卡在喉間,如千根刺般扎著。吞不進去也吐不出來。

鮮豔的紅色在眼底閃動,抹煞了唇邊任何的弧線。那個多出來的「1」像根棒子不斷的、一再的擊在他的心上,提醒著他的失敗。該拿什麼表情去面對前輩們的最後一次,除了拚了命的爬坡以示自己破釜成舟的決心;除了讓呼蕭把所有捧不住的善意不顧一切的颳置腦後,與那些無法成形的話語隨著小石子一同滾落山腳。

「東堂前輩,我沒辦法繼承這個號碼牌啊。」不是山神的我,能保護的了什麼?

「有誰叫你要保護什麼了嗎?」東堂挑眉,「我只是要你好好的騎,如此而已。」

真波,真波山岳。

你的名字裡有山坡呢。初次見面時,東堂又是詫異又是驚喜的對真波說,真是個好名字。喜愛爬坡的他們在同一時刻把眼睛瞇做好看的縫隙,嘴角像脫離道路的公路車那般飄然。

真波在對方眼裡看到盛夏樹影間斑駁的陽光、在天空掠過的飛鳥,他聞到了山的氣味。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