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EVA】夢的解析

*EVA/薰嗣

    

 

 

    當薰說想到真嗣的房間和他一起睡時,真嗣沒有推開也沒有抗拒,只是跟他說:那麼晚上務必睡得很沉很沉喔,沉得像你是一甕好酒裡最底部的酒糟。因為「惡意」每晚都會來。

/


    「惡意」是一隻一晚就會掉一嘴牙的小怪獸,真嗣說。
    早上起來都會在床邊的矮櫃上看到一包小布袋,上面還用白色緞帶打了個可愛的蝴蝶結,裡面是「惡意」尖尖小小的牙齒。
    那些牙齒是乳白色的彎月。捧在手中,輕輕搖晃使它們相互碰撞時,會發出比鋼琴還好聽的聲音。不似李林的牙齒有一股口水的臭味(那臭味甚至因人而異),或斑黃或參差或被蛀蝕。沒有。「惡意」的牙齒尖銳潔白無味,表面光滑漂亮,十分適合拿到月光下細細欣賞。他們在冷冷的月光下美得像不存在於這世上的東西,像是獨角獸的角、精靈翅膀上的鱗粉、趴在雲上笑看世人的神...
    或是父親的溫柔或是凌波的微笑或是奢求不到的愛。

/


    「惡意」會在半夜來,清晨前離開。
    那一小袋的牙齒已經像個信物般帶給真嗣無從說明的期待,每天早上只要看到就會覺得莫名的安心,紛紛擾擾的心就會平靜,比那台被薰修好的隨身聽還管用。
    他和「惡意」很有默契地做了個小協議,真嗣每晚都要睡得很沉很沉,沉得像是一甕好酒裡最底部的酒糟,不可以去窺視「惡意」的面貌;而「惡意」會在夜晚來看看真嗣的睡臉,站在他床邊安靜地掉光滿嘴的牙,一顆一顆的裝進小布袋,再珍重的打上蝴蝶結。
    他執拗的認為,只要沒看見「惡意」的真面目,它就會每晚都來,持續不斷地,比他駕駛EVA的時間還恆久地。

    真嗣拿了至今為止收到的牙齒給薰看。
    他把它們裝進一個又一個的玻璃罐(哪裡找來的?薰問。前個世界的遺留物,真嗣答),每個玻璃罐上都貼有日期,甚至連裝牙齒的布袋都好好的攤平疊起來。
    比對待自己更小心翼翼、更寶貝。

/


這個世界和碇真嗣。
薰早就知道後者是兩者中最難挽救的。
在不斷重複的輪迴裡,他已熟知保護纖細的他的法則。

/


    真嗣睡的不太好,這幾晚都在半睡半醒間遊走。他還不太習慣和別人一起睡,何況單人床上擠兩個正在發育的男孩子本來就是件很勉強的事,盡管他和薰都很瘦。可若是背對背睡覺時,拱起的脊隨會和另一人的碰撞,這讓真嗣覺得很不舒服,骨頭太硬,人的體溫又太過悶熱。
    所以當身旁的人起來時他馬上就清醒了。一股憤怒湧上心頭。是說好半夜不可以起來的嗎?「惡意」不來了的話要怎麼辦?
    在他剛要伸手把薰拽回床上時,看到了那個人輕輕從裝衣物的袋子中取出來的東西。
    是那個小布袋。
    如同每晚一模一樣的小布袋。就連上面純白的蝴蝶結也一模一樣。
    那是裝滿「惡意」牙齒的小布袋。

 

 

 

-end-

 

是夢的擴寫。

開頭最滿意,後面越寫越爛。

真心不知道結尾要怎麼處理

 

被刪掉的最尾段的一部分:
那是你對這個世界的「惡意」。

是你對自己「惡意」。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