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關於失眠和豪斯的一些事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 is nothing more than an illusion. It’s like a poor actor who struts and worries for his hour 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never heard from again.

Life is a story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noise and emotional disturbance but devoid of meaning.
-Shakespeare/Macbeth

/

這段話有種對House的寫照的感覺。還記得某一季最後一集(記憶都給糊上一層毛玻璃),豪斯以為自己終於可以走在普通人稱之為「正常」的路上,以為所有事情都在漸入佳境,像跟在兩歲孩子後頭一一拾起他一路拋擲的玩具,你終會知道他的玩具已丟盡,槍彈已絕,哪隻會是他最後的泰迪熊。

可最後他還是不得不對現實低頭承認: 對,我是個偷渡客。沒有回歸「正常」的理由,因為那些必不可少的要素終究離我而去。

失意(詩意,嗯,我認為他是富含詩意的)的豪斯到或許是哪個豪華酒店的酒吧喝個爛醉,攀在窗子邊緣,一躍而下。我以為這就結局了,失意人棄守詩意。在他抗拒不了地心引力的墮落中,背景音樂不斷重複放著一首歌。我不記得歌詞了,甚至也不記得內容。只記得那首歌堪比哈姆雷特的辛酸,那是艷麗的哀傷,滑稽的嘲諷。

可是豪斯沒有頭墜地然後炸得滿街扶桑花。沒有。一個大泳池承接了他的主動殷勤,水面上漂著五顏六色的氣球,豪斯於其中載浮載沉。他的瘋狂像蠟做的翅膀,溶了之後只會把自己重新帶回地面--而且是狠狠的摔上。酒吧的客人們為他的壯舉乾杯:伊卡洛斯!伊卡洛斯!替我朝那張狂的太陽搧一巴掌!他們也紛紛從高樓酒吧跳下泳池,酒神在充滿氯氣的水中開起盛宴,人人都享有最香醇的葡萄酒,最罌粟的逃避。

豪斯模仿張愛玲,睜著連一滴淚都容納不下的眼說: 這是一個瘋狂的世界, 不是他們瘋了,就是我瘋了。



/

之所以看豪斯試圖找回睡眠(嘿,睡魔哈囉,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看個影集?)是因為這是以前的助睡方案。就算隔天有一堆考試也會趁著三更半夜全家人睡著時偷偷溜到樓下看Dr.House。把聲音切到最小,就像豪斯祕密的服用毒品。在豪斯與他的團隊試圖在病患和自己的私人生活中對症下藥,我在他們忙碌又跳躍的對話間(無意間)找到可以翻個身的吐息地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