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東真】夢

*硬要東真(

*發現自己太混來更篇文,好久沒寫他們了。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沒有東真的tag


---  


  你夢見你和社團裡的學弟成為一對情侶。

  你們做著情侶會做的事,一起吃飯、牽手、親吻、擁抱。和他走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你還記得夢中牽著他的手的感觸:男孩子獨有的骨感大掌,長期用來按壓調節器的手指頂端有薄薄的繭,輕輕搔弄的話,那隻手會在你掌中不安分的扭著,笑著說,東堂前輩請住手,很癢的。他的笑聲像透過樹蔭的陽光,大把大把地灑到你身上。

  你只覺得有頃刻間像貧血般暈眩。

  想接吻時他會眨巴著細長的睫毛,以小扇撲流螢貌搧呀搧。知道自己的優點在哪,然後善加利用已達到目的。雖然你也時常這麼做,浮誇地宣揚自己的美,但從來沒想過被人反過來用在自己身上時居然是這樣的難以拒絕。似乎多多少少能夠理解粉絲們的心情。太狡猾了,真波。這句話你說過的次數比繁星還多,而他也總是回答,因為對方是東堂前輩嘛。他會閉起那雙藏著高山的眼睛,嘴唇微啓。柔軟而略帶乾燥的觸感在你心上徘徊不去,兩人都喜歡這樣的吻,有著芬多精的味道。

  你們當然也一起騎車。從沿海公路一直騎到山頂,中途會經過一座小小的山神廟,偶爾會停下來合掌致意,最上頭則可以看清整個太平洋。

  社團訓練時你會以前輩的姿態原諒遲到的他,卸下車衣後會以戀人的身分提醒他早睡。

  荒北不下十次很兇地說,東堂,你太寵那小子了。

  你則會很嚴肅地回他,天使怎麼可以在沒有愛的地方存活下去?

 

  接連幾日梅雨後,他帶著你來到了海邊。你覺得困惑卻還是依著他。不去山上嗎?不把你那雙翅膀張開來晾乾嗎?你問。

  今天不需要。他低垂著眼說。

  公路車停在一旁的岩石上,你注意著放遠點的位置不讓海浪濺到以免生鏽或卡上小石子。他倒是很隨興的把車子躺倒在沙灘上,撿了幾個殘缺的貝殼說想要裝飾在車桿上。那些貝殼帶著沙沾黏在他的掌心,你看著很想伸手去撥掉,但什麼也沒做。

  你們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讓海浪沖沖腳,讓夕陽吃掉日光。

  為什麼來海邊呢,真波。你忍不住開口,一直悶著實在一反之前的相處模式,你有點慌,卻還是故作鎮定。

  因為、這裡是離山最遠的存在。

  他背著夕陽望著你,強烈的光把他的輪廓照得清晰卻把心隱藏在陰影裡,你感到害怕。

  我不懂。說著說著便伸出手去,想要把對方從暗處拉出來,想要張開雙手把那個人從不知陷溺在什麼的情緒中打撈起來。但他退了一步,你劃過空氣。他在哭。眼淚順著美好而柔軟的臉頰下滑,那些液體被黃昏的餘光照得晶亮,是你唯一可以在他臉上看清的東西。

  太遲了、結束了,東堂前輩,再也沒有山了。

  他說著那些不知所云的話隨著海浪的聲音一起陷入沉默。

 

  之後東堂醒來,摸摸臉頰發現自己哭了。他完全不了解這個夢的意義是什麼。但是也無所謂,他想,反正無論如何都無法阻止我不去喜歡上真波山岳。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