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高中的時候我非常孤僻,與班上同學找不到一個共同的話題。

那時我一下課就跑圖書館,椅子下的空間拿來堆疊小說,頻率高到連我不在位上同學都能立刻答道:不是去廁所就是去圖書館了。

那時我在周記簿裡寫:我覺得自己跟整個世界脫節。

老師只回,是世界與你脫節。

---

一次午休結束的鐘剛響,某科的小老師要求每排最後一位同學站起來往前收考卷。我起身,由於剛睡醒一切都還迷迷糊糊,所有東西都還處於混沌,我的世界還沒有那麼尖銳清晰。

我慢慢的向前收,一個一個低聲詢問考卷。

一位我向來都不喜歡的同學說,對不起,我還沒寫完,慢點再收我的好嗎?

好,我說。聲音因為午休感覺鈍鈍的、低低的,意識還在夢裡。只是他下一句話馬上就把我喚回現實。

謝謝,你好溫柔喔。他說。

我瞬間覺得自己自己真是他媽的好哄,可以因為對方稱讚自己溫柔就決定不討厭他了。

就像劉同書中一位朋友說的:「當我討厭一個人的時候,如果這個人突然說喜歡我,我就一點也不討厭對方了。就是這麼有原則,無法討厭一個有眼光的人。」

於是我決定要做一位與我名字相符合的溫柔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