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畫圖,左手碼字。
最近有點失去熱切的心,特此貼出公告以尋回。
誠徵推薦的動漫畫或小說。

© 吳家老二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真波山岳】尋而不得(的意義)

--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藍色大門》)


  在這個當騎車就是我們全部的歲月裡,真波忍不住想,當我們長大後不騎車後,我們還會剩下什麼呢?之所以一直能以稱霸全國為目標是因為他們擁有一支優秀的團隊,但可能並不是每個人都想(或是能,真波難過地想)成為職業選手,若是之後沒有要往這條路前進,那麼花費的這三年甚至更多在公路車道上奔馳的時間到底算什麼呢?

  真波很迷茫。他不知道這是否值得。

  他確實喜歡公路車,爬坡的快感,有時甚至壓迫,都讓他有活著的感覺。活著,這比什麼都重要。他也喜歡成為第一個登上山頂的人,將那片景色與榮耀第一個收進眼底;攻頂,多麼具挑戰性的詞,沒有人可以妨礙他將翅膀展開,順著山風一路攀升至天空。

  真波知道,就在壓過線的那一剎那,就這一瞬間,某座東方高山上的星星特別亮,遙遠深海裡沉睡的火山爆發萬年熾熱,某個城市的太陽正要升起,伊邪那美誕生了大八島,極熱之地,旅人在沙漠中喝乾了瓶中最後一口水。真波知道這時候有這麼多事情在發生,他登上山頂不過是萬事中的一項,有那麼多的生命在活出不一樣的命運。他想,或許自己就只是為了成為這些命運之一。

  東堂曾和他聊起一次喜歡的偶像。真波隨口答了一個電玩中的英雄人物,因為那個角色總是讓他戰無不勝,在童年只能臥病在床的時光裡,替他打趴一場又一場的疾病。然後他靠著自己的雙腳站了起來。

  東堂前輩呢?哪個書法家或茶道家嗎?

  ……印第安納.瓊斯。

  什麼?真波多踩了幾圈靠近東堂,以為答案在風中變形了。

  我說,印第安納.瓊斯!對方拉高了聲音,有點彆扭的答道。

  誒……《法櫃奇兵》的那個?

  對……

  誒誒誒!?為什麼啊?東堂前輩看起來不像是喜歡冒險的人啊?

  有必要這麼驚訝嘛……那個人碎念。瓊斯的冒險倒還是其次,我最喜歡的是他每一次從義大利或是埃及或是哪裡「出差」回來後,仍要脫下牛仔帽、放下皮鞭,恢復他現實生活中平凡無奇的身分,就像你每天在學校裡都會碰到的任一位老師,面對一排排打瞌睡的學生和改不完的作業……這種身分間的自由轉換難道不是挺令人敬佩的嗎?

  

  那個時候真波就知道了,東堂會是不會繼續騎公路車的人之一。

 

  幾年後在箱學公路車社的聚會上看到東堂時,真波總忍不住一直想起那段對話。對方繼承了家裡的旅館生意,問起是不是還騎車,他也只是笑笑的回答,三十幾歲了不知道還有沒有那個體力。

  真波覺得當年的山神似乎在IH裡最後那段山路中走失了。但他又怎麼能要求大家都還如當年那樣呢。尤其在看到每個人大笑時眼角游出來的魚尾紋,更是決定把自己依舊時常保養車子這件事關進心底。白色的LOOK,裡頭每一枚零件都還油亮銳利得隨時能刮傷他。刮傷所有人。

 

  當年的自己究竟有沒有找出意義?

  年少的真波山岳繼續在公路車道上掙扎。加速,抽車,傾身。齒輪磨合,齒輪空轉,轉眼又是一個不再有公路車的初秋。



-------------------------

後記:

我想說的其實不全然是真波,我想說的其實是自己。

想起剛加入系隊時學姐問過,加入的原因是什麼呢?高中時就有在打啦、覺得很有趣啊、想試試看啊,各種原因都有。太迫切想隱瞞是個宅的我說不出是因為看了排球少年的緣故,只說了,因為小學的校隊是國內的排球名校,以前覺得很有趣,想要繼續下去。

但我沒說的是,國小時的我根本一點也不喜歡排球。

或許球感不好這點從這時就可以看出來了吧,對空五十下的考試永遠沒通過,永遠記得自己一人在空蕩蕩的穿堂旁數著一、二、三......手都紅腫了,還是只有連續三下。原以為那些在空中隨著球體零星飛舞的數字不會有數到四的一天,但誰知道呢,現在的我已經可以達到一百下甚至更多了。

前幾天回家一趟,客運駛過母校,透過窗子望見國小的圍牆上綁著紅紅的布條,上面寫道「賀!2016XX國小排球隊獲全國冠軍!」。那瞬間我想的是,啊,不愧是我的初衷。

可我還是在尋找意義。

那些汗、那些淚,那些傷口和疼痛,如果尋不著,拿什麼去說服自己繼續下去?開心是確實有的,但挫折與痛似乎比快樂更扎扎實實地存在著,就像扣球那樣,扎扎實實地。打在手上,打在心上。這些挫敗要有他的意義在,我希望他們能有價值,因為再怎麼說,他們也是我的一部分啊。


遲至第三年才買了排球鞋。還沒拿到,但被拜託的學妹拍了照片傳給我。編號V1GD160345,23.5號。藍藍的,徹徹底底的藍。上面繫著豔黃的鞋帶,美津濃的標誌亮晃晃地在一旁。

我就將要穿上他了,踏上球場,踏上去大中杯的路。有些路很難走,但我想藉著他和自己一起走完。

有幾個學姊打了很久的排球。他們打得很好,有的令人驚艷,有的令人倍感可靠。他們都是打了很久的人。L學姊寫了一本書,當中記錄著他在排球場上遇見的所有人事物,在一篇中L學姊一連丟出好多問題:要快點練起來啊。但練起來之後又要用在哪裡?練起來之後又要去哪裡?......如果說打排球也是人生中其中一段旅程,那這段旅程的意義,在哪?

一路上我遇見的那麼多人,大家都因著不同的理由繼續打下去或退隊。某部漫畫裡,女主角問一所之前被媒體報導出體罰所以沒落的女子排球部成員:為什麼繼續留在部裡呢?只是因為朋友說要留下來呀、因為有趣呀、沒有要告訴你的必要呀、以前看你打排球覺得很棒呢......

大家的原因或是對他們而言的意義不盡相同,這也沒什麼不好;有時快樂不是以贏的方式出現,這也沒什麼不好;若能跟你們繼續打下去,這就很好了。

學姊最後的說法其實也沒給出解答,只說了,往前走、往前走......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別讓自己後悔。




我就要往前走了。

评论
热度 ( 2 )